因為"仰慕"劉泰雄老師的著作,加上六月份要去爬玉山加八通關,所以報名了老師的山岳攝影課。這位老師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非常臭屁,對於自己著作跟經歷都十分得意,或許這正是藝術人跟講師的通病吧! 不臭屁怎麼能吸引到讀者跟學生呢?

 

教官(他要我們這麼叫他)整堂課最有感觸的是一段話,他說他最討厭聽到征服這兩個字,因為對於山而言,我們登頂並不是一種征服,如果是的話,螞蟻爬到我們臉上是不是也能說我們被螞蟻征服了呢? 人類登頂之後終有下山的一天,但是山永遠是屹立不搖。所以我們是去親近山、朝聖山,而不是征服山。

 

聽完之後,不知道是不是"感佩"教官的教誨,還是為了"巴結"教官以便日後受到特別照顧,特地帶了其著作「山岳風景攝影」請他簽名留念。呵...這下子他可記住我這個好學生了吧!
創作者介紹

愛爾莎的西雅圖生活 (Elsa in Seattle)

elsa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馬蒂
  • COMMENT:
    <div><div>那抽籤這麼困難~ 我會幫你們祈禱的~~~~~</div>
    <div>抽籤順利ㄛ</div>
    <div> </div>
    <div>記得照顧一下彼得小弟弟喔</div>
    <div>PS 彼得小弟弟長的算中上啦~~</div></div>
  • horen
  • COMMENT:
    <div><div>還沒抽到籤, 言之過早;p</div></div>
    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