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9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我現在面對一個叫做 Product Studio Bug Database 的聚寶盆,不管怎麼從裡面拿東西出來,聚寶盆永遠是滿的。今天拿出五十個金元寶,怎麼往盆內一看還有三百個? 一天拿五十個,也得拿六天啊....更別說還有人往裡面倒更多。

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到底要過到什麼時候? 晚上十一點下班,隔天早上都沒有力氣去爬山。

還我正常生活~~~~~

elsa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加上照片囉! 詳細照片請見: 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elsasung/ 

在回程的路上,一直在想該如何將這屬於山的美好回憶詳實的記錄下來,而且那份感動不會在面對繁忙的工作之後又煙消雲散。所以決定一回到家,除了洗澡洗衣服之外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坐下來寫這篇網誌。

因為攝影老師劉泰雄帶隊,我決定在暌違四年之後重回大山。雪山是我的第二座百岳,所以對她並不陌生。不過因為事前需要準備公糧跟攝影器材的事情還是讓我擔心許久。終於到了這麼一天,趕鴨子上架不得不去。

第一天凌晨三點到武陵農場登山口,二十公斤的重裝上肩,開始了四天四夜辛苦的旅程。不過好險起步的路程並不陡,緩緩上行 2 公里之後到達第一個中繼站「七卡山莊」(2463M,2K)。前一天晚上都沒睡好的我們,特別在七卡停留了一個小時稍稍補眠一番。這次同行的山友們大多不是初次來到雪山,一路上詢問大家的裝備,全部的人都帶了兩台以上的相機,而且120等大型相機紛紛出籠。男生的背包很少有少於三十公斤。不過小女子我懂得自己踮踮斤兩,小奧加上腳架就已經夠我受得了,可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。

離開七卡之後就開始直上,約莫十點,到達了有名的「哭坡」(2950M, 4K)前。這是我看過最名不符實的景點,兩次走過,兩次都不覺得有什麼好哭的。或許是因為哭坡前的觀景台可以讓人休息一陣子再出發、也或許是心中的期待太高,不知不覺就過了哭坡才覺得失望。唯一值得一提的是,哭坡一過就有一個百岳可撿。雪山「東峰」(3201M, 5.5 K) 就距離山路邊一公尺處,若是不小心低頭,還會不小心錯過呢。

高山最變幻莫測的就是天氣,我看霧氣已經漸漸上升,再不快點若是過了中午才到目的地恐怕會淋雨,所以趕緊續向前行,終於在下午一點鐘到達第一天的目的地---369山莊(3100M, 7.2K)。雪山從我上次造訪之後似乎改變許多,最顯而易見的就是路邊樹梢上的各色布條都不見了,問過領隊才知道國家公園已經不准各登山隊綁布條。再者就是369山莊被國家公園管理處完善的規劃下,現在不僅有美輪美奐的木造廁所,木板搭的床架上還鋪了PU睡墊。而且定期還有巡山志工來維護山屋秩序與清潔,讓雪山感覺更容易被一般大眾親近。這次遇到的志工,是個子矮矮小小的可愛女性。很佩服她一個女孩子敢單獨上山,而且擔任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義務性工作,她的體力真是驚人,好幾次看她從我身邊擦過,都對她穩健且快速的步伐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我跟她詢問了些如何招考雪山國家公園志工的方式,聽她說要負責收那臭氣沖天廁所的垃圾,想想還是放棄吧! 我的能力目前只能停留在享樂的階段,還不能提升到奉獻的層次。

這次準備的公糧,充分顯示出我一點經驗也沒有。雖然是領隊開的菜單,但是我在份量上的拿捏還是太過。所以這次公糧每個人至少都要扛到四公斤,把所有的人都累的跟烏龜一樣,實在是很慚愧。不過看到第一天晚上豐盛的晚餐,大家還是開開心心露出了笑容,連旁邊的登山隊都湊過來看我們高級的料理,口水直流羨慕的要死。其實準備公糧也沒有那麼困難,一次的經驗,下次我一定會掌握的更好的(不過會有人讓我下次再準備公糧嗎?那他們一定不想活了。)

第二天三點,劉教官就把大家吵醒開始拍星軌,不過因為小奧最長曝光時間只有八分鐘,我又沒帶機械相機,只好「很不情願」地跟劉教官說我等到要拍日出再過去找大家。本來以為自己會睡過頭,沒想到四點二十還真的自己驚醒,包袱款款就單獨一個人摸黑到上行到黑森林入口處(8K)跟大家會合。走在路上時不停的想起出發前有人提醒我現在是閏七月,要我在山上自己小心安全。越想越毛,好在很快的就遇到其他人,架起腳架,迎著冷風,終於按下我的第一張照片。(山岳攝影就是這樣,並不是邊走邊拍,輕鬆逍遙那般的美好。因為背上的裝備只會比別人重,不會比較輕。所以根本不想把相機從背包中拿出來,這一上下肩的力氣,搞不好可以支撐自己再走一百公尺。所以第一天根本一張也沒拍。)

用過早餐之後重點來了。絕大多數的人(包含我的第一次),都是從369山莊之後輕裝攻頂。只有我們哭哈哈的繼續重裝,還得在黑森林(3350M, 7.8K)水源處取水,再加背一公升半的水攻頂。真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在進入雪山圈谷處 (9.7k) 煮碗拉麵,吃完後補足體力,才能繼續前行。黑森林地勢較為平緩,不過出了黑森林,進入圈谷之後就非常辛苦,地勢陡峭較為難行。但是距離我的目標--雪山主峰的公里處不斷的倒數,我那不知源自何處的力量就產生了,一路帶頭向前衝,第一個登上雪山主峰 (3886M, 10.9K)。這近十一公里的重裝行程,很奇蹟的是我一點身體上的痠痛都沒有,我想還是四獸山帶給我神奇的力量,有虎豹獅象在背後給我撐腰吧!

不過故事並沒有這麼圓滿的就結束,王子跟公主結了婚之後也不是就不用管尿布跟奶粉。上了主峰搭上營帳,接著我們就要下切到全台灣第一高的「翠池」(3600M)取水。如果哭坡會讓人想哭,那下翠池的碎石坡真是鬼哭神嚎了。這段我之前沒有走過,但是有個印象是很恐怖,從雪山頂上向下看,就像是一個垂直50度角的土石流坡,要我從山上滾下去還比較快。果然大小碎石,真是折磨死人。帶了台相機加上標準鏡頭,慘的是根本拿不出來,一到翠池就開始下起傾盆大雨,我連張紀念照都來不及拍,取了水拔腿就跑。不過翠池真的讓人意外,全台最高的湖,居然如此小巧嫻靜,旁邊的翠池山屋,紅色的屋頂加上小小的土地公廟頗有世外桃源的感覺。可惜一張照片也沒拍,用盡我全身的力氣趕緊回主峰。回到主峰累到飯都不想吃,把全身濕掉的衣物趕快換掉就跑進帳篷裡躲,大家都說我體力超強,他們大概不知道我在帳篷裡抖的哇哇叫。

不過,突如其來的一場午後大雨,讓日落的雲海美到不行。撐起我累到不行的身軀,再怎麼樣也要給她按幾下快門。教官說我看到好景色就活過來,可是我拍了幾張實在撐不下去,只好回到被窩中,等隔日清晨的日出。在主峰上紮營的這種機會,我想除了攝影團大概沒人敢玩吧? (主峰上禁止紮營,所以我們是偷跑的。)


慢慢的行程接近尾聲,在這之中有段小插曲。一隊七人的年輕男女,晚上九點還未從主峰下來,大家都很擔心,於是劉教官跟那位志工小姐,一行菁英們出發去找人,幸虧在黑森林水源處附近找到他們,七人都很平安,只是走的非常慢。爬山真的不可大意,尤其切忌晚上摸黑。白天一小時的路,若是晚上摸黑可能三小時都走不完。那群年輕男女隔天很不好意思的跟大家道歉,我想大家都上了一課吧!

[圖說] 黑森林

這次的登山行,總是會不時回想起之前的登山經驗,也再度勾起我對高山的熱情。回到台北計程車司機問我,為什麼喜歡爬山? 我的回答是因為每一次的高山經驗,都像是對身心的一種焠鍊。當一步一腳印踏踏實實的踩在山林間,生活只剩下最原始-想要存活的目標時,很多事情變的並不重要,思想會更為純淨,視野也會更寬廣。當然更別提強健體魄等附加價值了。

從今年開始,我決定每年都要安排至少一次高山行腳。希望能有一天,我能達成百岳目標。

elsa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